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好消息
论坛实录一:转型升级需要共同营造健康的行业生态
 [打印]添加时间:2013-11-29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212

     2013年11月8日,由电气天下和开放思想论坛联合举办的“开放平台与制造业转型研讨会暨第二届工业电气集采联盟高峰论坛”在苏州福朋喜来登酒店如期举行。

    此次会议的嘉宾主要为工业电气行业的技术、管理、营销精英,由上海利驰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令永卓主持,大家齐聚一堂,在独墅湖畔共同探讨传统制造业的行业挑战与未来发展之路,展开激情澎湃的演讲和热烈奔放的讨论。以下是论坛的实录一:转型升级需要共同营造健康的行业生态!

    

    令永卓: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电气天下集采联盟高峰论坛,这是我们论坛第二次在苏州召开。

 

首先,欢迎第二次来到我们论坛的老朋友,在现场我看到很多很多熟悉的面孔,他们去年就参加了我们629日的论坛,今天再一次来到了现场。另外,也欢迎第一次参加我们论坛的新朋友、新客户。第三,欢迎来自开放思想社的朋友们,我想思想社朋友们的加入,将会为我们论坛带来思想的怒放,相信也将会使这次会议更加的丰富;第四,我要欢迎一下我们的合作伙伴和赞助商,他们的支持会使我们的论坛办得更精彩。

我想在这儿解说一下,昨天和李总、老高在聊天时,他们问我为什么办这样一个论坛,到底要做什么?可能很多朋友也在想,这个论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想在这儿说一下,我们办这个论坛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我们要办成一个思想盛会。其实在电气行业各种各样的论坛非常多,但是我们想将这次的高峰论坛办成一个电气行业交流分享思想的盛会。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儿有六把椅子,我们要让电气界最优秀的企业家们来这里同台对话,进行头脑风暴,产生一些思想上的共鸣。我们要把工业界最先进的思想引入到这个论坛上来,所以请来了重量级的嘉宾来做演讲。这是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第二,我们要做一个产业联盟,推进产业联盟发展。现在这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怎么样推动建立一种开放、分享、共赢的产业联盟?现在不是传统的单打独斗的时代,产业联盟这块我们首先是从最简单的入手,从采购联盟入手,当然采购联盟背后的支撑是一个数据联盟和信息化联盟,未来我们还要推动这个联盟成为创新的联盟。

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开放平台与制造业转型。我们知道现在互联网改变了很多行业,也可以说颠覆了很多行业,首先已经颠覆了媒体行业。现在最大的广告公司已经不是CCTV,而是百度,最大的百货公司已经不是第一百货,而是天猫商城。互联网已经开始颠覆消费行业,在消费品制造领域,有凡客等一系列网络品牌的崛起。我们知道“李宁”的日子已经很不好过了,而小米手机完成第一个100亿的收入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互联网会不会颠覆工业品制造行业?我认为这是势在必行的。那我们工业制造企业,怎么样迎接互联网时代的挑战,我们工业领域第一家100亿的互联网公司什么时候会出现?我想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所以我们这次的论坛主题就讨论我们工业界、制造业界怎么样应对互联网的挑战。

 

令永卓:以上是我的开场白。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第一位演讲嘉宾。在学生时代,他曾代表西安交大荣获国际大专辩论赛的冠军,他是《南风窗》的主笔和央视《新闻调查》栏目出镜记者。他正在实现一个梦想,让全世界倾听来自中国的优秀的管理思想,他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就是创立一所比长江商学院还牛的商学院。他就是畅销书《开放力》的作者郭宇宽博士!

郭宇宽:非常荣幸!在座的有长江商学院的吗?如果有的话,刚才令总说的话不算数。我非常荣幸能有这个机会,与我们开放平台一起分享这个盛会。今天的氛围让我觉得,我们所做的研究工作,如果不像习近平主席说的“转四风接地气”,就不能对接这个时代。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谈一谈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开放时代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在这里先抛砖引玉,在座的有很多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今天我就与这些推动中国电气行业发展的企业家们来进行一些对话。
      讲到制造业,我们现在都说中国是世界的制造中心,“Made  In  China”。但是,现在的中国在世界制造业的地位,远不及其过去几百年在世界上的地位。有一些历史学家总结,人类历史上经过的一个转折时期就是工业革命。历史上发生的大事很多,中国革命也算。如果只说出一件人类历史上具有转折性与决定性的事件,可能就是工业革命。它对于人类历史造成的分水岭性的变化,可能比现在的互联网产生的影响更大,那是一种颠覆性的变化。在此之前也有很多。比如说,几乎是全世界的人类差不多在同一时代发明了轮子,原始人类是没有轮子的,大概几千年前我们的原始先辈们基本上在同一时期发明了轮子,有了轮子就可以使人类的运输效率大大提高。这个东西没有技术门槛,你能造一个轮子,别人看了也能造。而在那个时代,中国人在制造行业扮演的角色,为中国在产业方面的领先地位开创了一个先河。我们比如说苹果手机很好,乔布斯很牛,乔布斯在硅谷搞出来这个东西以来,中国、韩国奋起直追,别人有苹果手机,我们有华为手机、小米手机,可能比乔布斯的苹果手机落后几年,但差距不大。中国人曾经发明一样东西,你想一想就很了不起,它曾经领先世界工业一千多年,全世界的产业链都想模仿学习,实在是太好了,那就是丝绸。你现在最新IPhone5拿出来显得很牛,但那时候全世界的人都想拥有一件丝绸衣服,那绝对是重大场合才穿出来的,它的价值几乎是跟黄金相等。这么好的东西人家想做,但做不出来。为什么是这样呢?其实丝绸已经超越了原始的手工工艺,它具有一定的工业萌芽性质。比如说游牧民族,他看到一头牲畜,把它宰杀了,肉吃了,把皮缝成一件衣服,这个比较直观。这个材料你能穿我也能穿。但是得有多么伟大的想象力的人,需要多么强大的企业家的精神,才能够看到树上有一个虫,就能联想到虫吐丝,丝织布,可以制衣穿戴,这个工业加工的链条是很长的,这个虫很难找,我怎么样把这个虫标准化培育?而且结出来的东西不是皮,而是一个茧子。这个茧子我怎么样纺织成布穿在身上?中国在两古时期就发明了蚕丝,发明者比乔布斯牛,比欧洲牛一千年。但是,这样一种产业在中国后来渐渐失去了竞争优势,现在的丝绸业,在中国已经没有了高利润率。意大利、印度甚至是欧洲的一些国家,制造销售丝绸的利润率比中国还高。但是因为这个东西很密集,中国人还在做,但已经不是牛的产业了。

郭宇宽: 还有一个产业在历史上更牛,就是瓷器,它在中国历史上也是领先了世界几百年。当时中国有几个瓷器生产中心,太牛了。我们中国人拿这个吃饭用,但是外国人是挂在墙上。这个东西很牛。尊贵的客人来了,平时大家拿手捧着吃,今天是尊贵的客人来了,我把家里的几件瓷器给你用一下,然后擦一擦放起来。中国人为什么能把瓷器做得这么牛呢?就是用高岭土制作的。其实当时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但是中国人就能把高岭土燃烧的温度掌握的很好,其他的地方只能烧出陶器,只有中国人能烧制出瓷器,更不要说工艺了,比三星手机牛多了。这样的产业在当时没有特别大规模的物流交通系统,没有基础设施建设,也没有发改委的情况下,当时的中国人能够自发地以一种家庭作坊为主的,比较传统的生产组织形式,能够把这样大规模的产品做到全世界第一名,而且造成大量的贸易顺差,外国人学几百年上千年都追赶不上。

但是所有这一切的转折点,中国这片土地在制造业上的辉煌,在工业革命发生的时候,以一个分水岭产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过去辉煌的那些制造业,现在辉煌不在了,现在面临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突然发现在很多领域,中国开始奋起直追。而且追的过程非常吃力,有一些领域相对来说好追一点。我们后面讲到中国在国际上追得比较快的,就是相对来说在“傻大粗黑”领域中国追得比较快。在核心技术,高精尖领域,中国追赶起来很努力,也很吃力。难道是因为在座的各位或者说我们中国大学培养的人,我们的年轻人没有两千多年前、一千多年前的中国人聪明伶俐了吗?难道是我们今天不具备应有的资源吗?肯定不是这个原因。背后的原因在我看来,也就是我们开放商业思想论坛一直推进的使命,我觉得是我们产业的生态、价值观,即承载它的一系列的文化,这个文化土壤现在不能跟工业化的时代匹配。也就是说,过去那一套价值观、土壤、组织模式、商业心态,在工业革命之前的竞争中,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是全世界领先的。而一旦进入工业时代,工业不仅仅是一种技术,它也是一种工业文明,更别说进入互联网时代,它也不是一种技术,它是带来了人类文明体验的一种变化。这个我在后面再和大家分享。所以我们为此要做一些准备,这些展示的图片(PPT就是当年中国在世界经济繁荣过程中,大家看到的都是一家一户,形成网络,做丝绸、做瓷器基本上是这样。

我们打个比方,讲工业之前我们先讲讲中国的餐饮行业,做一个类比我们就可以明白了。跨行业,跳出来看一看,通过别的行业可能产生对它本质逻辑的理解。大家都知道,中国的餐饮文化博大精深,可以说是走遍世界没有第二个地方。这有几个原因:第一个,餐饮需要很丰富的物材原料,中国大陆所跨越的气候带,既有海洋也有沙漠。而且中国的山脉非常有意思,跟美国不一样,美国的山脉基本上是南北走向的,中国的山脉基本上是东西走向,这个就切割出来中国这片大陆上很多不同的气候带和生态带。所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我们有很多东西可吃。再一个,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的饥荒,人民一饿就琢磨这个可吃,那个可吃。我们看到一个东西,首先就是看能不能吃,这是中国人的直观感受。中国人的物料来源非常丰富,这是餐饮第一个优势。第二个优势是中国历史上一直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皇权系统。如果一个社会都是“屌丝”,它的饮食不会“高精尖”。中国历史上一直有强大的皇权,皇帝是干嘛的呢?就是需要人侍候的,权力很大。欧洲大陆法国的美食多一点也是因为皇权。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在餐饮方面具有的资源,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比拟。中国人在吃方面的智慧是世界NO.1,但是为什么在全世界餐饮界,世界级的餐饮企业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中国企业?我们看麦当劳做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它做的事情多么简单。它做的东西跟我们昨天晚上吃的东西相比,那绝对是低档次的食品。但是它是世界级的企业,而且已经持续几十年,未来也许会成为百年企业的世界级餐饮企业。星巴克里面喝的咖啡跟我们在杭州喝的龙井,云南喝的普洱茶相比,讲究精致的程度相差很多,可是它也是世界级企业。肯德基就更不用说了,赛百味也是,非常简单,烤两片面包夹一片肉加几片蔬菜就可以卖。为什么中国人餐饮方面的想象力没有在餐饮产业方面爆发出来,这其实就是传统产业思维和工业化产业思维差别所在。我们大家在学校里面都知道,过去吃饭讲究大灶和小灶,我们每一个家里都可能有一两个拿手菜,回家弄一个配方原料,盐少许油少许,一炒就很好吃,口味很好。但是中国人的这些产业一旦做大就不行了。你拿小锅炒的菜很好吃,但是同样的配方原料比例你用大锅来做,口味不一样。原料之间还会产生复杂的化学反应,这就跟我们这些加工中间比如金属热处理一样,非常高精尖。就是你炒一个菜,当场把这几个菜往里面一放,一炒,口感非常好。如果把这几个菜在工厂大锅一煮,通过配送公司陪配送到每一个店里面,可能辣椒和醋之间经过几个小时的化学反应,口味就变了。所以,在中国有大量这样每一个你在家里面吃着都很好的菜,一旦要形成规模化的产品,你就做不出来了。而这些企业全部在工业流程上,做了比较聪明精致同时也花了很大智慧的优化。比如说麦当劳,当时它最大的一个创新,就是能够保证你在店里面吃到的薯条是脆的。麦当劳的老板其实当时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看到一家店,据说这家店里的薯条很好吃,客人很多。他就想开一个连锁店,怎么能开,他找到薯条店老板,要花钱买和他一样的土豆,自己来开店。找到这个老板跟他谈妥协议后,买的是跟这个老板一样的土豆,用同样的油,同样的清洗过程,结果做出来的薯条根本一点都不脆。他认为投资打水漂了,当时寻死的心都有了。后来找专家研究,为什么别人用同样的土豆做出来的薯条就脆呢?最后找到一个原因,因为那家是在家里店后场地炸薯条,他们家有老鼠,他为了防止老鼠吃土豆,做了几个铁丝网的大框子,把土豆放里面防止老鼠吃。这个铁丝网增加了土豆的通透性,使得土豆干燥,在土豆干燥的过程中使糖分进行了转化,这样的土豆炸出来比较脆。就掌握了这样一个秘笈,麦当劳开出了好多家店。他大概在20年后写书的时候才把这一段秘笈公诸于社会。

另外一个,就是工业的心态。我们注意到餐饮方面的世界企业,就是这么几家。但是在座的各位有没有知道,由这个企业背后培养起来的丰富的产业链,带动了多少世界级的饮食冠军?大家可能都知道美国前任驻华大使洪博培,他是美国人会说中国话。他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他家里面有钱。洪博培的爸爸之所以发财,是因为他的第一桶金,是发明了一个低级弱智的东西。大家都知道,去肯德基、麦当劳,是不是有一个纸盒子,那个纸盒子不是方的,是一个铲子形状,就把那个薯条一装折好给你。洪博培的爸爸就是发明了这个铲子形状的纸盒,结果就发财了,这么简单的东西就发财了。洪博培后来成为了美国驻华大使,甚至当时可以竞选总统,这个家庭现在也非常成功,后来就给肯德基供应包装纸盒。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我们设想,中国有多少聪明的人能想出这个东西。但是,如果是中国人发明了这样一个纸盒,他能不能发财?在苏州发明,马上有100家企业模仿,没有法律环境来保证我做一个最小的事情,如果做得非常好非常有成就,这个市场也会给我回报,同时市场包括这个产业尊重我这样的小小的创新。就像我们看到麦当劳、星巴克、肯德基,非常了不起,但是像麦当劳,给麦当劳供应土豆的企业,一年也可以创造几十亿美元的产值。他给麦当劳供应土豆,别人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是这个行业的冠军,他就可以专心研究这个土豆怎么种植标准化最好,这个产业也是足够自豪,足够有成就。像这样的工业体系文明,不是一个人、一个家族的成就,而是有一种生态,能够尊重很多人的创造,形成一个产业链的系统。这个产业链的系统可以推出一些非常辉煌的企业,成为品牌性的世界企业。而在它背后又有很多世界级的细分行业的成功企业,这就是一个产业的生态 。

那我们回过头来看,用餐饮行业发生的逻辑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中国最近两年最火的管理方面的书,大家都知道叫《海底捞你学不会》。海底捞这个企业有很多优秀的地方,比如说,对企业员工人性化的管理,尊重企业员工的需求,给予一些福利的安排,这个非常有正能量,我看了也非常感动。但是整个海底捞的案例,在今天中国这么高调的推扬,在我看来违背了商业文明发展的潮流,逆历史潮流而动。在海底捞的案例里面,其实它是一个中国本土结合我国行业产业特点的一种实践,但是在对它进行总结的时候,这个案例传达的价值观,褒扬这个企业,认为这个企业的创新走在世界的前面。而且这个企业从来不接受任何管理咨询,甚至不接受电脑和信息化。因为这个老板说,“我随便走到哪一家店,就到处看这家店是好还是不好。企业也不用职业经理人,靠我的铁哥们儿来管理,都是我从老家带出来的弟兄。采购供应链我们也不走制度化的,靠经验”。

它这种管理方法在一个阶段、一个区域的一个产业,例如火锅这个行业,可能正好成功了,但是这个管理思想并不是今天中国的创新。其实,这是是中国几百年、上千年从汉朝就开始的这种家族式的乡土企业的管理思想。几百年前的晋商当时能把票号开遍中国,他的一些管理思想,包括对员工的福利,远远比今天海底捞的要高明得多,所以这东西并不是什么创新。但是今天提倡这样一种思想,以此来说你那种现代化的咨询、信息化,你们这些是没有用的,这个导向的错误就相当于当时世界刚要进入工业革命的时候,蒸汽机被发明出来了,但是有一些人,这些人也是非常成功的人,看到蒸汽机开动的火车,说这有什么用,你用的蒸汽机这么贵,还不如我有一匹马在那儿跑得快,马多喂点可以跑得很快。这就是两种文明思维的差别。今天的中国又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了,所谓转型升级是一种生态的升级,是一种思维方式包括你商业修养的升级。在这个时候可能用原有的经验能把这个马训练得非常好,也可以跑得很快,现在这个阶段我的马比你的车还快。但是这不是中国转型升级实现产业提升的指导性思想,以这种思想指导中国的产业升级将会走到死胡同里,会走进误区的。

 

郭宇宽:我们回过头来讲工业领域。工业领域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思想和价值观?这不是今天我能给出答案的,而是我提出的问题。像令总在电气行业搭这样一个台子,能够汇聚这么多优秀的企业家坐在一起,大家都是行业的翘楚、领导者,应该由大家一起研究这个问题:今天这样一个行业、一个产业要形成什么样的生态,使这个产业强大?我不懂电气,讲一个其他制造业的事情。最近大家都知道的企业,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这两家企业的老总,发自内心来讲,我觉得都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敬的,就从他取得的成就来说,这绝对是了不起的优秀企业家,当然客观条件也有产业的机会,中国正好整天拆、挖,挖掘机的市场特别好,这是客观条件。但也不可否认这两家企业都是值得中国骄傲的企业,他们的老板也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高瞻远瞩的了不起的老板。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其实最近发生的事情几年前就在发展,只不过最近被媒体曝光了,就到让人觉得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地步。我们今天不讨论它这些事情里面的曲曲折折。但是我看到这样的事情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在中国最好的一个产业,中国又有历史机遇,市场又在中国上游,原料下游客户,包括劳动力最大的优势都在中国,现在是中国最好的一个产业时期。结果从这两家企业现在的这种斗争来看,这个产业的生态被破坏了。如果有一个好的产业生态,两个企业不会搞成这个样子。如果有一个稍微健康一点的生态,大家会出来劝和的。比如说,我们在座这么多的电气行业老总,我相信大家暗地底下一定也有较劲,但是大家绝对既有竞争的一面,也有坐在一起英雄相惜,相互学习的一面。大家把这个整个产业做大了,不会说是饭桌上碰完杯,下来就拿刀捅,搞得死去活来的。一个好的产业生态,两个人要往死里闹,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会出面调和的。比如说令总和高总打起来了,周围就有人劝和,我们谈点发展的事,我们往前看。这是对产业生态有好处。像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的案例,是产业生态的负面效应,产业生态已经毁了。

我在这要讲的是,什么是对产业的生态有好处?下午有一个老前辈管彤贤先生会来分享他的经历。管先生59岁创业,我们非常熟悉他创业的经历,他的事业的成就也不用说,他做的是港口机械。港口机械这个行业原来在管彤贤做之前,全部的市场基本上都是德国、韩国、日本、美国这几个国家的几家大公司在做。结果管彤贤杀进去以后,用100多万元,以一个皮包公司创业,最后把整个港口机械市场吃掉了70%,也就是中国吃掉了70%。其他世界上的企业,原来那些排在前面的企业都被挤到后面去了。我要说的还不是他经济上的成就,做出几百亿的企业。我要讲的是管彤贤为产业生态的发展起到的比较好的标杆作用,一个是创新,而且从基础上开始创新。在他研制出港口装卸装置之前,我听说原来是必须把这个装卸物品挪在边上。他现在把这个港口机械弄得像传送带一样的,就跟在机场领行李一样。他有原理性的创新,在这个领域是原创性的,非常实用,而不局限于模仿竞争对手。中国人有这个志气,所以为什么企业叫振华呢?就是这个原因。再一个,管先生在他企业最成功的时候他非常谦虚、低调,他在带动行业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说中国把港口机械市场占领了这么多,但这个钱不要我们一家赚。做港口机械需要很多的配套的产业,比如说齿轮、钢构,包括在座的有一些电气的产品,都要用到的,比如蓄电池等等。有的东西在刚开始做这个产业的时候配套都不具备,而管彤贤能够做到。他明白他做这个产业不是振华要挣所有的钱,而是要扶持供应链上各个方面的企业,包括民营作坊在内的很小的企业要成长起来。比如说一个齿轮,原来全部得买外国的,他会看看中国有没有企业能做的,小企业还不行,小企业的实力不行,管彤贤会拿100万给你,你来研发,按这个标准看能不能做出来。在振华背后,它培养了一批这样的生态链条上的企业。即使现在管彤贤退休了,还有一批除了振华之外的小企业在成长,在做齿轮方面的,在做细小的分工方面,在他的推动下往前走,这个产业链变得非常健康。

 再一个,提升整个行业的形象。过去中国商业,在作坊的时代,在工业革命前的时代,中国人商业的交流主要靠什么呢?靠喝酒,靠打麻将。这是我们在中国的商业界里面都能感觉到。我们总能感觉到为什么那些外国的大企业不靠这个,当然最近曝出来一些制药厂也学了中国特色,但是总体来说,尤其在制造行业,外国的大企业不依靠这个为什么也能把市场做好?这就是工业文明和前工业文明的思维的一种变化。就像你做的是一个比较小的店,你要花很多的精力和方方面面打交道,如果你开的是一家麦当劳、肯德基,你要开几百家几千家店,你要做成一个大产业,你靠老板的精力,陪这个吃饭、陪那个喝酒是搞不定的。而中国的产业又对这种商业交流方式形成了像吸毒一样的依赖。管彤贤就有这个志气,当然喝酒也不是说绝对是坏处,管彤贤当时也不是说绝对不喝酒,但是他能够倡导他的销售员出去不陪客户喝酒,用企业的产品说话,在这个产业中间赢得尊敬。一开始这个肯定很累,就我知道的,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做不到,但是最后靠真正的业务的娴熟,工作的认真,包括一些创新型的营销方法,不请客户喝酒,但是能不能请你听一场歌剧,帕瓦罗蒂的演唱会,我们玩一点高档、洋气、上档次的。最后不仅看到他这个产业在国际上赚到钱了,现在这个产品在国际市场中,很多企业购买此类产品首选振华了,同时又在国际上使得中国企业的形象不光是一个能赚钱的企业,还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企业。有个花絮,奥巴马演讲振兴美国制造业,结果摄像机一转后面是一个振华的吊机。

这样一位企业家将会在今天下午和大家作一些分享和探讨,也许他的经验可能在他的领域比较适合,在电气行业不完全一样,但是我觉得隔行不隔道,大家在电气制造行业也许有很多对产业的理念是相通的,在其他方面会受到启发。

 这是我今天借令永卓和各位好朋友,尊敬的企业家办起来的道场来传达我的希望,我期望我们今天的活动倡导的不仅仅是一个产品或者是一个技术,可能我们一两个人坐在一起是谈论一个具体的技术和产品,我们在座上百位行业的优秀的企业家坐在一起,可以成就中国电气行业的“商道”。中国电气行业应该营造的生态系统是什么?在我看来呢,应该像我PPT里选的这个亚马逊雨林一样具有丰富的多样性,大树小树自由呼吸共同成长的环境。我抛砖引玉,接下来希望听到各位企业家的高见,大家一起探讨。谢谢!

 

令永卓:感谢宇宽的精彩分享!大家都知道西交大是一个工科院校,盛产工科男。可是呢,偏偏工科男的土壤上长出了宇宽这样一个思想的奇葩。我们为西交大感到非常骄傲!每次和宇宽聊天都是一种享受,像宇宽说的,中国在农业时代是一个领先者,可是在工业文明时代我们落后了。现在中国工业化没有完成,可是马上又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在互联网时代我们能不能弯道超车,能不能创造出新的互联网文明时代,我想宇宽也给我们这次论坛提出了更高的期望。让我们一起去探索与建设一种开放、分享、共赢的新的行业生态系统,这也是我们论坛的一种使命。

下面进入论坛阶段。论坛的主题是“开放平台如何改变传统行业”。参加论坛的嘉宾有:太平洋电气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国凯,光辉电气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应太,白云电器副总经理王义,还有我们的主题演讲嘉宾郭宇宽。这个环节的主持人是来自我们利驰软件的副总经理惠洁女士。有请各位!

 

惠洁:首先非常感谢几位光临我们的论坛!接着刚才我们郭师兄讲的问题,我也有一个问题。其实在我上来之前,我经常也会想这个问题,今天就带着请教的心态,想请各位就这个问题讨论一下。在我提出这个问题之前想分享一下几个数据,去年的1111号,也就是所谓的“光棍节”,在这一天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就是网络购物的商业奇迹,光淘宝一天的销售额是191亿,其中天猫的数字是132亿。那如果说这个数字很惊人是因为行业的爆炸性的增长导致的话,那么我再说另外一个数字,就是另外一个很出名的中国制造业企业格力电器,2012年全年的销售额是488亿。我的问题就是,不管是新兴行业还是传统制造业,我们中国都已经出现了举世瞩目的企业,在市场发展时间更长更成熟的工业制造企业,为什么至今没有出现伟大的世界级企业呢?

蔡应太:今天第一次来参加这个高峰论坛,没有想到今天会作为嘉宾来到台上。刚才惠总提的问题我也没有认真思考过,谈论的过程中也许非常肤浅。我说我们电气制造业确实有了一段比较长的历史,但是我们这个电气制造业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保守一点,不像今天的互联网发展这么迅速。我觉得为什么今天电气这个行业没有像刚才惠总说的有一个很伟大的企业出来,这里面与行业的特点有关。这个市场说不大也很大,但是没有一家独大,这里面我也没有很认真地去分析,也没有做过调研,所以也说不很准,但是我觉得这个行业还是有待成熟的过程。另外这个行业市场很大,但是从来没有几个像“振华”一样拥有70%以上的市场份额,这样的企业我们真的还没有。现在就是说,我们这个行业在某些领域也开始有所介入,尤其是外来的企业ABB、西门子等,使得我们的行业有一定的提升,也可以说有很大的转变。

  郭宇宽:这位老总是微言大义。他说在电气行业比较保守,这其实是行内人。具体保守这点,你从哪些方面感觉体现出来。或者说这个保守是不是就是这个行业的特点,还可以进一步谈谈。

高国凯:实际上这个题目,小郭在讲的时候,当然他讲的题目很大,他抛了一块大砖想引一块玉。那么实际上这个题目,宇宽的演讲都已经对大家作了答复,第一个介绍了古代的商业,第二个介绍了餐饮行业,特别是你说到了我们古代丝绸商业的一些东西。它对我们的启发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这代人还在努力,还在创新。下午有个主题是让产品说话,说句实话中国人笨吗?不笨!我们电气行业的人也不笨,尽管我是老家伙了,我也不认为自己笨。中国人不笨,中国人的技术也不落后,但是中国在工艺方面确确实实跟老外相比,我们还是有差距,落后了。那么我们的电气行业为什么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大的企业出来,这个确实是很可怜。当然像我们这些老家伙已经没有雄心壮志了,关键是看你们下面的小年轻了。但是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们就要努力,就要有信心。我们的电气行业还是行的,特别是我们的电气行业,我们的人气很旺。我们太平洋做的气体绝缘装备,我告诉大家,在高速铁路方面,我今年拿到70%份额。为什么呢?用产品说话。今天也有施耐德的同志在这里,可能他们也知道这个信息,我的产品不出问题不就行了吗?这个是要付出努力的,我们就要有信心,我相信我们中国电气行业的龙头老大在不远的将来一定能够站出来。

王义:我觉得在电气行业目前国内没有产生大企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这个行业相对来说进入门槛比较低,不管是资金门槛还是技术门槛都相对比较低。就比如说餐饮行业也是一样,中国的餐饮行业很多但是做大的却没有,餐饮行业和电气行业进入门槛比较低。第二个就像郭博士讲的,我们这个行业的生态环境还是相对比较差的。我们行业在国内的ABB、西门子、施耐德三大泰斗,每年年后基本价都要提一下,而我们同行的价格都是不断下降的。就像我们某款产品刚出来3万多一台,现在8600也卖,但是现在和2000相比,我们的人员成本上升很多,原材料成本也是上升,所以我们这个行业的生态环境能够得到进一步互相协调,行业在这方面的管控力量也没有,我们众多的企业,全国电气行业应该是大大小小有几万家,所以说这个生态环境如何维护,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惠洁:王总,您觉得我们共同营造这个生态环境的话,我们第一步要做的最重要的是什么?

王义:企业为了生存,利润和规模都要追求。有时候你为了养活工人,没有利润也要做,即使亏损也有企业会做。这一块还是要随着整个社会的不断发展,可能要经过大浪淘沙的阶段。电气行业就全世界来说,跟中国类似的不多,在欧洲一个国家也就几个企业,而中国一个省就几十家企业上百家企业,这个可能还是要随着历史的发展进行优胜劣汰,等这个行业的企业能够集聚到相对比较少,一个省就三五家企业在做的话,那可能很容易形成一个共识。就像振华能做大,它的行业进入门槛比较高,中国很少有企业能做起来,所以很容易在国内相对有话语权,在维持价格体系、市场推广等方面都比我们电气行业好很多。我也没有很好的建议,看郭博士有什么好的建议,其他行业如何推广的,我们电气行业针对我们目前群雄并起的时代环境,怎么样把生态维持下去,更好的生存下去。

郭宇宽:其实我对于电气了解的不多,可能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学习调研,就我对其他行业了解,一个行业的生态比较健康的是,要有堪称表率的领导者,不要像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一样。还有一个行业要形成自行组织的系统,比如说为什么美国给肯德基、麦当劳做那个薯条成为老大,其他人不想赚钱做这个吗?一方面美国的法律体系对专利保护,但是中国的法律体系还不是完全能够保障的。如果稍微改一改就创新行不行呢?就是要有一个行业的自律性。过去的中国社会,包括像瓷器这个行业,它的行业协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就是为什么过去中国的瓷器能够在烧造工艺方面走在世界领先,什么样的人会费了很大的努力,可能烧了几百年最后烧制出来了,花了多少投入解决了这么个技术难题,绝对不能别人免费就得到的,这个当然要进行保护。这个在过去就是靠行会的系统来维持行业间的信誉,你不能做出格的事情,你派了间谍在我这儿来学技术,这种行为会被行业排挤,最后你在这个行业没办法待下去。包括中国过去各行业还要供拜祖师爷,就表示大家有共同的信仰,所以有些没有底线的人,像三一重工这种事情,行业会制止的,比如说像我们这种会议,有人做了出格的事,他想来开这个会就不让你来。而中国现在这个行业的自律性没有形成,可能只要赚钱就做了,不会受到行业的制约。

惠洁:高总,关于构建新的电气行业的生态环境,我相信您肯定有一些独特的分享。

 

高国凯:有些东西很难说,特别是我们电气行业。我们电气行业现有的竞争是一种无序的竞争,刚才王义说了,说是门槛比较低,我不太同意。这个行业关键是技术含量的问题,技术含量高了,门槛就上去了。对于以后的市场来说呢,总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这点我是有信心的。我们现有的竞争确实已经是杀得血淋淋的这么一个市场环境,而且有一些行业,有一些人,不管你自己的品牌生产的质量好不好,他还是用老外的。什么原因呢?用了老外的,国际品牌出了问题不用负责任。不管是政府采购还是国有企业,都存在这样一种思维。他宁可用国际品牌,也不想用你国内的好的产品。这对我们电气行业的竞争就带来一些很大难度,当然我相信通过一个时间的磨合,我相信会有改变。就像我刚才说的高速铁路,原来都是老外的产品,我们中国没有。我们出来的时候,现在我占了70%,实际上我就把老外挤出去了。我们只要有信心,我们的产品只要做得好,为什么我们中国的东西不能用啊?所以我们行业里面,各位同仁,我们自己就要有信心,我们做出来的产品我们不要自己看不起自己,我们做出来的产品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产品就要有信心,也要让我们的国人对我们电气行业所生产的产品要有信心。我想这种无序竞争的时代会很快过去的!

郭宇宽:高总讲到电气行业的信心,我突然想到一个现象,我们看外国的企业,很多用企业创始人的名字给企业命名,如西门子、施耐德等,就代表我对我做出来的东西自豪,这个产品就是我的面子,这个产品不好我就不好。当然也有刚改革开放对民营企业歧视色彩存在,现在是不是有一些企业家可以把一些产品和自己个人的信誉联系在一起。这是我乱想的。

惠洁:蔡总的企业是1987创办的,刚才郭博士说的用个人的荣誉感定位自己的企业形象,您有没有什么可以跟我们分享的?

蔡应太:对,我们的企业是1987年创办的,那时候深圳还没有很多的成套企业。我们的企业也在转型,现在可能制造业真的就像王总说的,竞争无序。目前按照国家的产业政策,就是能做出新的东西,为我们电气单一的制造领域拓展更宽的市场,这个主要目的就是能够继续生存和发展。第二,当时我们也没有用个人的名义做产品,我想还是希望大家共同参与培养。我说光伏,工业发电,光伏发电等,如果我们一个企业做,推动起来估计会很难,如果大家一起来做,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样对我们制造业来说也是一种创新。第三,对于我们制造业来说呢,也许需要一些民营企业家,包括在座的合作伙伴一起带动,起点会更高点,投资也会比较大。我们公司做一个风光储一体电站,投入大概1400万元,需要光伏板,也需要蓄电池,大家可以共同来培育这个市场。我想这就是一个有创新的企业、体系的发展。

惠洁:非常感谢几位前辈和师兄的分享,就像刚才高总讲的,很快我们工业电气时代就会出现优秀的领军企业,我也相信现在是我们工业电气行业的英雄时代,是呼唤英雄的时代,我们电气天下的使命就是帮助各位卓越的优秀企业家都能成为我们这个行业的英雄。谢谢大家!

 郭宇宽:我就提一个建议,以后电气天下还要搞,刚才几位老总都是微言大义,以后推动一两个,甚至三四个,电气行业值得大家学习的年度管理典范,我们电气行业不要搞得像海底捞一样似的,我们要不一样,应该推出一些典范,这个时代大家应该是在一起学的,学管理、学思想。


论坛实录二:电气制造行业如何脱困?

论坛实录三:从模仿到创新,建立世界级企业

论坛实录四:50亿是不是春天的故事?

论坛实录五:电气群英论天下 

  版权归利驰电气天下(www.dq123.com)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沪ICP备05019069号-2 上海利驰软件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