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好消息
论坛实录三:从模仿到创新,建立世界级企业
 [打印]添加时间:2013-12-10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199

    2013年11月8日,由电气天下和开放思想论坛联合举办的“开放平台与制造业转型研讨会暨第二届工业电气集采联盟高峰论坛”在苏州福朋喜来登酒店如期举行。

    此次会议的嘉宾主要为工业电气行业的技术、管理、营销精英,由上海利驰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令永卓主持,大家齐聚一堂,在独墅湖畔共同探讨传统制造业的行业挑战与未来发展之路,展开激情澎湃的演讲和热烈奔放的讨论。以下是论坛的实录三:从模仿到创新,建立世界级企业!


令永卓:各位朋友,各位嘉宾,下午好!我们下午的论坛现在开始,下午我们要请出的第一位演讲嘉宾,我来介绍一下:他59岁从机关下海,在制造业领域创造了一家世界级企业,他率队打败了日本三菱、韩国三星等国际巨头,成为细分市场的国际冠军。他给自己的企业起名叫“振华”,在全球大部分港口树起了中国品牌。他就是振华港机公司创始人、原总裁管彤贤。请管总上台演讲!我们请管总来给我们电气制造业的同行们鼓鼓劲,打打气!

 

管彤贤:非常荣幸参加这么有创新意义的这样一个盛会!是咱们小郭给我打了个招呼,让我来讲讲。我是一个已经接近80岁的老人,在我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故事,我今天也给各位来讲一讲故事,有些事情年轻人可能不大理解。比如1957年的反右斗争,我到北大荒劳动,当年我们是第一批进入北大荒劳动,享受了当时劳动教养的一个待遇,这也是有了劳动教养条例后的第一批。当时在农村待了十年,在工厂待了十年,所以,感谢改革开放,使我重新回到机关工作。到了59岁,应该说每一个人,我和大家都一样都是有一些抱负,有一些想法,很想做一番事业。因为我是学机械制造,大量地进口外国东西,心中觉得有负国家和人民的期待,我当时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志们,由零开始创办了振华,我们的目标就是全球港口大型集装箱机械,这个大家电视上会看到,前天中央电视台播“国之重器”中又对振华进行大篇幅的描绘,说为国争光。我们的抱负是世界上有集装箱的码头,都应该有振华的机械。在美国的东海岸和西海岸,基本上都是振华的机械。德国应该说是制造业的故乡,特别是在大型机械制造上,世界闻名。但是德国的汉堡码头这些年添置的新设备也是振华的。韩国就更不用说了,在韩国的马路上几乎看不见一辆日本的汽车,在韩国的电器商店中看不到松下、索尼,全是三星。韩国有三星、现代等机械制造巨头,可是韩国的码头上却有振华的设备。

那么今天我就来讲一讲这个故事,为什么中国这样一个从制造上讲是弱小的,国土是辽阔的,人员是众多的,能走向世界呢?我觉得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得有一个机会,世界上每一个成功都跟一定的机会和机遇联系在一起。第二个方面就是有一些志士仁人,有这样的一个愿望,要和国外一比雌雄,这就是振华当时成长的条件。我在开始创业的时候,已经59岁了,小平同志当时提出来要把生产搞上去,而且不争论也不谈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为我们扫清了很多障碍。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是零开始,没有资金、没有设备,也没有人脉关系,只有这一些有志气、有志向、有愿意跟国外的这些强手一比雌雄的决心。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今天贡献给大家来探讨。
      孔夫子在论语上面有一句名言,“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要做一个事情必须要有志气,但是有志气、有抱负不见得就能做成事,还要有机会和机遇。我们要感谢小平同志给我们准备的改革开放,彻底的改革开放。我们企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提出来就是不讲年龄、学历、资历。1992年我们刚开始成立的时候,社会上还是“脑体倒挂”,找不到几个大学生干我们这行,大家看到大型机械安装、调试以及运输等等都是非常危险的,能从事这方面的人都是没有学历。从振华零开始到振华小有名气,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台湾、香港,在近十二、三年来没有再买过一台国外设备,都是振华的设备。振华怎么样赢得了信任?是靠这批志士仁人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想办法赢得的。从技术上讲,技术是一个世界性的共有,不是哪个国家或民族专有。很多技术都是常规的,不是什么钻天入地的高技术、高科技,都是可以学习的。由模仿到创新又有一个过程,开始外国人说我们剽窃了技术,我们也不做声。确实我们得承认,开始就是老老实实学外国的东西,但是几年之后我们就有自己的创新,那是完全不一样。所以今天我们到台湾的码头、香港的码头,可以说各位到国外所有有集装箱作业的码头,都可以看到振华,所以振华的每一个职工都引以为豪。这是我谈的第一点,做事要有志气,要有恒心,要不畏险阻。
     第二个,一个企业要研究市场,企业是靠市场存活的。我们的企业内部很少开会,我们一个月只开一次生产会,一个数万人的企业,这里面名堂众多。因为开会很多事就是扯皮、空谈。我们着重于实际,要求大家都要研究市场,研究如何争取到项目,企业就是在市场中生存的,企业是一个要盈利的经济组织,它不是一个政权组织,企业简单说就是要赚钱,怎么样赚到钱呢?那就要靠市场。所以我们企业内部每一个职工都要以“把振华的产品做好”为职责,我们在国外、国内从来不登广告,我们说我们每一个产品就是活广告,我们每一个产品诞生以后确实引起了我们的对手的关注。国外我们的20多家对手都是做这个行业的,他们在震惊,他们在研究。我们研究他们,他们也研究我们。比如说这么一个挂钩,有20吨承重,高的时候在70米高,越来越高,重量将近2000多吨,这样一个宽大物,怎么样送到客户的码头,怎么样运出去?这方面会影响到振华的生死存亡。我们创造了整机运输,我们自己买旧的报废的运输船,改造成我们整机运输船,就可以把我们的产品运向全世界。到今天为止,欧洲没有一台韩国、日本、美国的设备。为什么呢?这些国家他们尽管能够生产我们的同型机械,但是运不过去,振华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世界上也有一些专业的运输单位可以运输,可是敲竹杠要高价,就逼着我们自己造船,我们的运输船在世界上很有名,不仅自己用,也给全世界的对手用。迈阿密是美国东海岸边上的一个很有名的旅游避暑圣地,前两天大家在中央电视台看到,奥巴马为了鼓励美国的制造业,在迈阿密开会,码头上原来是振华的设备,他们用美国旗把“振华”几个字挡住了,但是一阵风把这个美国旗子给刮掉了。我还可以举几个类似的例子,韩国的釜山新港是一个非常大的港,可以和我们洋山港媲美。釜山开港的时候,卢武铉在会议上慷慨激昂地向数百名各方面嘉宾进行演讲,但是我们中国的小代表团都在窃笑,因为那儿的设备没有一台不是中国的,都是中国的。
      

 

今天我们延伸一步,中国提出了中国梦,让大家为中国梦添砖加瓦,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怎么样做?我想说一个兴旺的企业不在大小,但这个企业得有三个条件,第一个得适应市场,得有市场。你不能想像地把一个实验室的东西,研究性的东西进行出售,这是不可能的。要研究如何让生产的产品适应市场。第二个必须要有高昂的士气,设备固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人。我听到有的同事讲到,有的行业里面做了很多高精尖的东西,但是高精尖的东西最终还是落实到人身上,比如说3D打印机等等,归根到底都是人的智慧的结晶,所以,必须要有高昂的士气。怎么样才有高昂的士气呢?你是一个领导,带领这个企业就得处处以身作则。首先在经济分配上,要让每一个员工享受到企业兴旺发展的成果。振华公司在我2009年底退休离开时,我们提出的口号就是每年增加工资10%,要让每一个员工享受改革开放和企业发展的成功,这样大家才能有目标,每个人都能把企业与个人的利益联系在一起。还有一点,就是领导自己不要“挂羊头卖狗肉”。今天不是很多,但是确实不少,企业一方面讲冠冕堂皇的话,另外一方面贪腐,这些情况也都有出现,这样根本不可能有高昂的士气。第三点就是要不断地创新,创新很重要。我刚才和几个同志聊天时我就聊到,我们要学习台湾,台湾2300万人,有130万家企业,台湾今天是“亚洲四小龙”里面的佼佼者,而且每一次经济的大波动,对台湾的影响非常小。为什么呢?就是中小企业,台湾400公里长,不到200公里宽的一个小岛,是我们国家的第一大岛。但是这里面蕴含着台湾人的智慧,他们不搞重工业,不搞冒烟的重工业,台湾有将近200多种世界第一。你去台湾旅游可以看到,台湾人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不管干哪行,都敢为世界先。你说这个豆浆我们是卖了几百年,现在台湾的永和豆浆世界第一,全世界不管哪个国家的中等城市都可以看到永和豆浆。我听人讲打高尔夫球的球杆,台湾也是做成了世界第一。当年我们看到自行车这些东西台湾做到第一之后搬到大陆做,我们看到IT产业大量的在台湾兴起。大家知道富士康郭台铭先生,他实际上做的也就是这些东西,但是中国大概有几十万人依靠富士康生存,可能还不止这个数字。原因呢?是他们不管做什么,企业都敢为世界先。我到台湾看,特别是中小企业掉头也快,发现市场也快,这里面就有一个创新的问题。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本行业的佼佼者,有志于振兴我们电气这个行业,值得我们大家互相借鉴与学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忘记创新,创新是没有止境的。振华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就是振华有数十项创新,我们是第一个拿到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企业,我本人也拿到了上海市的科技进步一等奖,上海市科技功臣。我回头看看振华,我们走过来这20年的路程,看上去就是一个不断创新、不断改革的过程。今天大家能在这儿会聚一堂,转型往哪儿转,这个课题提得非常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很难。但是贯穿在这个问题的答案里面离不开这一点,第一个就是要研究市场,第二个就是研究怎么样振作士气,第三点就是研究不断创新。
      今天的发言我就讲到这儿,下面再与大家交流。谢谢!

 

令永卓:我不知道大家听了感觉如何,我感觉每一个世界级的企业背后,一定有一个世界级的企业家。管总的演讲让我们领略到了世界级企业家的风采。让我们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管总!

    下面进入论坛环节,这次论坛的嘉宾有:上海振华港机原总裁管彤贤,河南森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CIO顾总理,中国压缩机网CEO王盛,上海天灵开关厂副总经理陈慎言,西安交通大学校友会工程分会副会长鲍长翔。论坛的主持人是真格基金合伙人张亚哲。

      

张亚哲:因为我对制造型企业不是特别地熟悉,所以这次是应邀来学习。我们知道现在有一句话,“资本主义精神的一个核心是手工创作进化到脑力创作,从而达到全面平衡的创造,它的结果叫社会价值和精神价值的统一”,讲简单一点就是“我辛苦工作,我全心全意,我尽心尽力,我按劳分配,我按需所取,我全力幸福,我达到最高境界”。像刚才管老讲的一句话,不管做什么事情,无论是做机械的还是俞敏洪做英语教育的,如果当初在做的时候没有一股气或者是没有一个原则可能都做不出好东西来,就像我们现在牛肉不是牛肉,大闸蟹不是大闸蟹,道理都是一样的。所以今天能够邀请到大家,我们是做天使投资和互联网投资的,跟电气行业的各位可能会有一些隔膜,我也是在学习中。这次开放平台和论坛的结合,起码说明了一点,各行各业360行,我们最终的一个结果就是要互相开放,互相学习。
    今天在座的,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刚才管老也说了很多,身上都带有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所具有的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和信仰,从这点上讲创造价值更自然。管老身上还有一种那个年代的民族主义的气节,我们有一个世界最大是肯定的,就是我们的人口是世界最多的,雾霾也是世界最大的,污染物是最大的。今天我开一个场,管老刚才已经介绍了,我对上海也很熟悉,振华港机我是知道的,所以今天一睹管老的尊容很开心。接下来请各位自我介绍一下,然后我们再来介绍关于产品,中国有没有世界级的产品?再就是从电气行业来讲,怎么样来去做一个世界级的企业?我们看看大家的讨论,先从我的左手边开始。
     陈慎言:今天有这个很好的机会能够和大家沟通,交流我们电气行业的发展,包括我们行业转型的研究,尤其是听了管老的话以后深有体会。有的时候确实要有一些志气,明确一个方向,把事做好。刚才说到第三点怎么样让一个企业持续创新与发展,我本人是上海天灵开关厂的,我们在开关厂里面也是说老不是老,说年轻也是不算年轻的企业,我们这些年一直经历转型,我们是从传统的开关行业转到气体绝缘开关领域。

听了今天管老的讲话以后,我觉得就是作为一个企业来说,确实是要时刻考虑市场,研究市场需要什么东西,然后针对市场开发市场需要的产品,再加上人力资源方面的激励,动力、能量都有了,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从我们的实践当中也有体会。当然我们现在和管老的振华港机来比差得远,我们还在路上,我们也很高兴,我们天灵开关厂也给振华做过贡献,我们的很多设备也是提供给振华的,也感谢管老给我们提供这个机会。

鲍长翔:我来自温州,现在苏州创业的鲍长翔,我现在做的是皮革涂料和家装涂料,业余还搞一点投资,也算是一个业余的天使投资人。我今天是来“打酱油”的。

 王盛:我是中国压缩机网的王盛。关于压缩机专业,西安交通大学是最强的。全国在空气领域和压缩机行业里面都有交大的学生,所以说,在这个领域应该是交大学生的一个小聚会。我的压缩机网和压缩机杂志,属于压缩机领域的一个媒体平台,全球270多家压缩机的企业都跟我做相关的技术交流、产品展示,以及展览展会的信息沟通。说起用产品说话,做世界级的企业来讲,我站在第三方的角度能看到很多企业的风云变化,从最优秀到衰落,从最初的成长到世界级的企业,也是能够看到很多企业的成长。在电气领域,压缩机的应用应该很多,像电气开关和电控柜之类的,我们这个行业跟电气的相关性也是有点。但是谈到用产品说话,我也在研究我们这个行业。行业都有竞争,现在我们也在制订行业的规则,像郭宇宽说到的,一些企业搅局者是不是制定规则让他出局,其实一些搅局的企业,搅了这个局自己却没有得到好处,会造成50%行业利润的蒸发,会导致一些价格降下来再也升不上去的行业局势。所以,我们也在促进和鼓励提高行业门槛。比如说,鉴定委员会或者是质量委员会,对一些价格低廉的产品促使它把产品质量或产品性能提高,这样门槛相应抬高之后,对于一些有质量的企业,对于利润有保障的行业,将是一个很大的促进。我希望 我们作为第三方能够起到一些作用。今天在此,我也想跟管老、各位企业家学到一些知识。谢谢大家!

顾总理:我今天是代替我们总经理过来的。我们也是做电气开关,我们是河南森源电器,2011年上市。就产品的话题而言,2000年开始我们企业做了一个目标,就是替代进口,我们的标杆企业定的是ABB。 ABB是世界巨头,我们怎么样进行赶超呢?一个是创新,我们企业来说也是非常注重创新。每年我们的指标50个以上专利,这是必须要完成的。每年有一个特别创新奖,一个人奖励十万元以上。另外一点就是,我们的一个精品战略,我觉得这个精品战略不是喊口号那么简单,就是平常在谈客户、做订单的时候,不能光靠一些关系,调试调试就可以了,我们要对一些参数一些指标追求卓越。要了解ABB他们的指标是什么,我们做的指标是什么,我们定的指标都不比他们低,还要想办法予以保证,这一点我们在这些年研发生产一些产品上都有体现,也获得了一些收益。所以说,首先这个目标要明确。我们在质量保证上面,我们的加工设备是世界一流的,ABB有的我们也有,他们没有的我们也有。因为我们做了很多的改进,而且是根据我们国情做了很多的方案进去。

另外你要想卓越的话,要能有制定标准的能力。我们是通过努力创新达到指标,做了别人做不到的事,这样就在制定标准这方面有用。

张亚哲:我听了一圈之后,觉得大家做得都挺好。我们就来说一个欠缺的问题,我们参加各种会,我参加会议发现大家都这么说,“面对世界一流标准,积极促进技术与企业转型,全力推进产品创新,视质量为生命,视标准为准则,盯住世界一流国家和品牌的产品技术、管理经验以及品牌和营销战略,全面接轨”等等。我曾经造访过德国,看过很多德国企业,遇到过一个讲解员,他说过一句话,“德国人生性郁闷,终日以酒为生,以哲学理性思想为梦,无可挑剔,无可娱乐,只能把身边的事情做好,因此用心,因此诚信,因此成为经典产品”。我觉得这句话说得挺好很朴素,也没说与美国的标准做比较。我有一个问题,希望大家讨论一下,我们有没有差距,差距在哪里?面对这些差距我们这些口号是贴在厂房和办公室,还是要成为自己的管理哲学?我们目前的差距对我们企业业绩来讲,有没有太大的影响?如果我是做生意的人,真要搞世界一流标准,我肯定做不好,能省成本肯定是省成本的,生产出来的东西能通过国标就行了。我们看某温州电气企业,在东方卫视一年的广告投放量是1.8亿人民币,我就在想某电气企业投放广告量那么大,那我家里用的电气怎么不是他的呢?说明电气的成本和利润,包括这里面的很多其他东西,是值得大家探讨的问题。

那我们再回到管老的谈话,管老对韩国高度推崇,不断地推崇韩国的民族气节和精神,也推崇韩国的产品。因为中国人喜欢当面讲一套,背面讲一套,您觉得多少人实践中把这些哲学应用在产品中。

管彤贤:我只想讲一个奇特的观念,创新不是人人都能做,创新得由做创新的人做,创新难就难在领军人物!没有乔布斯就出不来这个苹果,得承认人跟人不一样,这是我们解放以来最大的一个问题,人跟人本质不一样,怎么办呢?有志于此,就得去物色、发现创新的人,要培养创新的人。

 张亚哲:管老说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口号喊得多是没有用,实际上创新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现在有一个问题,不创新就上不了台面,如果出去讲话没创新真上不了台面。我不做互联网,不谈30—40多岁那三个男人,也不算是做创新。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制造型企业,我们的标准和企业未来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先找温州打酱油经理跟我们说一下。

 

鲍长翔:我沿着创新来说,管总说的创新确实非常重要,就在我们涂料这些行业,也要开拓一些新的东西,做一些创新。我们现在做涂料、做油漆国内90%以上都是用溶剂型的,我们开发了一款水性的,就是没有任何味道的产品,实际上也是一个创新。现在溶剂型的油漆国内竞争价格都很激烈,又不环保,所以在这个创业的过程里面我们做了很多的创新,包括原来的皮革上的一些蜡块不是国内创新的,所以一个创新就能获得额外的利润,竞争力就会强一点。

张亚哲:大家对创新的概念不同,大家会把一些技术改良改进也算作创新,这是不算创新,也就是一种技术改进。我们今天在座的有好几位都和西交大有关,有两位帅哥都在创业,一个是在西安做中国压缩机网,一个在上海做开关,我们请这两位谈一谈,从您的行业,您对管老刚才的话是怎么回应?

王盛:谈起创新,管老说得很带劲,创新不是人人都能做,纵观我们这个行业,这两年的利润空间是非常小。一个企业从零开始做,零到500万,500—1000万,依此类推。同一个老板,这个老板有没有想过他的能力到多少万的时候不能掌控公司,如果一个人从100万到2个亿还是同一个思想与管理模式的时候,那么就到了创新的时候。如果这个公司到了4个亿,不同层次的管理模式是不同的。同样的一个人掌控一个公司,他的创新就到了顶线。我们这个行业利润很低,比较混乱,其实大家看到的是表面现象,这个与市场是相通的。细分是老板的性格,该拉去培训,该提升他的企业素质和企业文化,提升不仅仅是价格。世界上没有一个百年企业是靠低价格活下来了,低价格是切入市场的机会,但不是人人都能介入的一个机会。我用我们这个行业的现状,可能跟大家行业一样的现状,来描述一下管老说的,创新不是人人能做的,是需要一个特殊的人在特殊时期和一个团队来完成的。如果有些企业遇到瓶颈的时候,去分析总经营者的思路是不是到位了,老板无法改变,但是他的思想可以改变,思想改变了结局就会改变,我就说这些。谢谢。     

陈慎言:管老说企业生存是为了什么,首先盈利。我们大家都知道怎么样做正确的事情,然后才是正确地做事情。管老讲到的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创新的原点就是市场,你抓住了市场才是真正的创新。反过来你的创新是为谁服务的呢?还是创新。市场是你的起点也是你回归的终点。

管彤贤:国家在2006年、2007年有一个重大的决策,把创新重点放在企业,以前是放在高校、研究所。他们不做生产,跟市场没联系,创新对企业来讲既是出发点又是终点。

陈慎言:谢谢管老对我的理解的肯定。我们接着刚才这个话题,我们大家做企业确实不容易,尤其是在激烈的竞争中,如何去生存和发展。特别是开关行业,我们现在讲的是红海,你怎么样生存?就要创新蓝海战略。蓝海怎么做?就要自己去找。我们通常讲客户价值,你的产品卖给客户你可以提供独到的价值,你就是创新。如果你的价值客户不接受,创新就是失败的。我想刚才补充一下,我小师弟的一句话,创新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但是我想说创新是人人都能做的,但是你如何去把握市场、研究市场,如果你把市场研究透了,谁都可以创新。

张亚哲:管老刚才说一流大学历来产学研是脱节的,学校是挺激动的,毕业的学生们创业的热情也高,交大的小伙伴们也是创业热情高涨。这里面有一个很小的问题,就是说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这个概念并不是矛盾的。对中国制造的认可度在全世界是很高的,不管是在重工行业还是轻机械行业。韩国的衣服有的也是在中国生产的,韩国的手机也是在深圳生产,做出来的都是世界一流的,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价值体现的问题。我们今天的讨论是在制造型企业创新,我想请顾总理代表“国务院”,给我们讲讲在电气行业,这一年中最著名的创新是哪个?你们公司最著名的创新是哪个?世界标准里面你们是什么地位?就这三个问题回答,废话少说。

顾总理:我不能说世界标准什么东西,毕竟我不是搞产品的。我发表我的看法,因为各位都是老总,我是作为一个企业的员工说下我观察到的一些东西。我们去年在互感器上有了新的突破,之前我们做了很多年,在今年产生了重大的突破,以前我们的成品率不到60%,那就是毁一半,现在的成品率是90%多。去年这个成就的创新者,今年也得到了我们公司内部的科技创新奖。另外,我们在新能源方面,就是风光互补路灯和有源滤波装置这块我们市场做得还不错,应该说我们是中国在这方面做得比较领先的企业,这也是我们竞争市场的需要。这个中间的创新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们也是和院校进行合作,就是一切的资源可以给我们用。就像刚才说的那样,创新确实不是任何一个普通人可以做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个需要进行定位的,还有就是这个市场也是需要发掘的,如果看不到这个市场,就抓不住这个机会,再多的人也做不好。
    
      张亚哲:尽管没回答清楚我的问题,但是顾总理也提到了,通过与高校的合作,技术的引进,使得有了创新。我们对于中国制造整体的判断,中国制造处于世界的哪个水平?我们请管老给我们做一个判断,中国制造在今天所在的电气行业,就您的理解,我们目前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管彤贤:科学跟技术不是一回事,这是第一。大学能做的优势是哪个?第二个我们今天讲创新是讲工业技术创新,不是泛泛而谈。工业技术创新,这就好象唱歌一样,有人能唱男高音,人人都能唱男高音,只是高度不一样。所以什么叫创新呢?刚才主持人讲得很清楚,必须创造性价比,有市场的标准,不然的话就会泛泛的。就像展览会上,展示的一万件产品,一百件有用的都找不出来,但是没有这一万件就出不来这一百件。中国电气的位置我没有发言权,那就说开关柜,开关柜是世界一流,生产技术很了不起的。今天的电气是今天技术的尖端的尖端,进步最快就是电气,电气简直是不得了的一件事。但是从历史发展来讲,自 170年前的鸦片战争开始,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破了中国的大门,也给我们带来了现代的技术。之前我们这块是落后的,可是现在的电气不是爱迪生、法拉第时代了,爱迪生在没有理论的情况下,做了很多的实验,在今天看来是荒唐的,可是他做了2000次实验,却发明了电灯。今天为什么不能做呢?所以我们今天要研究理论在创新中的指导,我不否认大学,但是我认为真正要落实理论,创造性价比,还是要回到企业中,也就是中央提出的“三结合”。整体来说,我们的电气行业在世界上还是落后的,所以我们今天得老老实实埋头苦干,而且得胸怀大志,得超过它。比如说变频器,全国一年生产几十万台,但是它的关键元器件IGBT还是进口的。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做呢?因为花不起这钱去培养研究人员。可能我说得很武断,但是我们会由落后变成先进,而且我们开始时不要拒绝学外国,甚至偷过来也可以。刚才说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全世界都是由仿到创。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空客380已经落地了,797可以坐1000人,耗油完全一样。380飞机浮力柱子没有浮力,797就改了概念就把柱子和机翼做了一个整合,这个就是理论创新与实践的结合。

张亚哲:时间有限,管老也是80高龄,今天我也不能打断管老,当然管老说得也非常好,管老一说起来,其他同志也都想说。最后,请每个人都总结一下。

鲍长翔:刚才说到技术创业,我刚才说的我们公司的水性防火技术就是从一家意大利公司引进的。为了把这个技术引进来,我们就在意大利公司参股,目的就是将该技术引入到国内,因为这个技术在国内相对比较弱,当然我们自己也进行了创新。

王盛:今天提起创新,我也希望各位企业遇到市场问题的时候,不要光盯住价格,试着问问客户为什么不要,回过头来,创新就会出现。

陈慎言:刚才讲了我们天灵开关厂一直是在进行创新,我们在气体绝缘开关柜方面,不仅是在完善生产内控, 而且我们的创新是用SF6,来提供一个环保的气体绝缘开关柜,强调了我们的社会责任,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也是我们企业正在进行的一个创新行为。

顾总理:我强调一下,我们不为ABB服务,我们是抢他们的市场。

张亚哲:管老刚才总结了几点,我对管老的整体思想有一个体悟,就是为了民族振兴,工业创新,强国之路,大家可以采取一些灵活的手段。实际上英、美、日的创新在刚开始启动时,也是采取了各种的方式。在这方面,我也看到过一些历史材料,日本在创新时也是花费了非常多的功夫,后来从中等到更高层次的创新,就是智力创新、文化创新、体制创新,所以要真正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就要在自己的企业文化,在整体社会政治经济条件,或者是整个社会体系促进创新发展的过程中有多大的进步,看有多少中国企业诞生。

令永卓:我们的论坛就到这儿,感谢各位嘉宾!下面是由我们采购外包事业部的总监刘春林主持2013年度集采联盟成员授牌仪式

     刘春林:各位来宾,各位新老朋友,下午好!我是上海利驰软件有限公司采购外包事业部总监刘春林。工业电气采集联盟,是利驰软件针对成套电气厂家开展的一项创新的营销模式。即通过买辅料、送软件,汇集众多成套电气厂家,结成集中采购联盟,增强议价能力,享受联盟规模优势所带来的低价辅料货源,同时降低企业在信息化建设方面的投入,一举两得!

 

接下来我宣布2013年度加入利驰工业电气集采联盟成员单位。有请读到的成员单位领导上台领奖,有请我们利驰软件公司令永卓董事长给予授牌,并合影留念。

成员单位主要有:

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天灵开关厂有限公司

西电宝鸡电气有限公司

安徽鑫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凯莱电气设备有限公司

山西正杰电气工程有限公司

山西汾西机电有限公司

北京维益埃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合肥金德电力制造有限公司

广东金晖隆开关有限公司

 
      版权归利驰电气天下(www.dq123.com)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沪ICP备05019069号-2 上海利驰软件有限公司版权所有